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青山顶上浪人归,浪人归来爱已走

作者:冬野子 发布时间:2016/09/04 12:10 阅读量:582

一排整齐的大雁滑过天际,雾气刚刚消散的葱绿的山顶上,一个少年四仰八叉的躺在透不进光的树荫下呼呼大睡,手里还捏着一本空空如也的习题册。

他叫木野。父亲早逝,和母亲在一个僻远的小村庄生活。

木野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孩子,乱蓬蓬但不油腻的头发,普通的没有特点的脸,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他和所有乡下的孩子一样,不喜欢老老实实的呆在家。不上学的时候,他喜欢嘬着麦秆,挑一块柔软的草地睡觉,或下河塘摸鱼,漫山遍野的跑,喊。木野可以把世间万物都变成游戏,而且百玩不腻。

16岁这年,木野看起来已经像个大人了,嘴上冒出细小的胡渣,个子也突飞猛进,而脾气也如胡渣一样往外冒。所以木野与母亲的一天一小吵,两天一大吵成了每天的家常便饭。柴草顶的小房子中,经常只剩下空气中余留的火药味,绽开一地的瓷碗,坐在小床上无奈的,用粗糙老手抹着眼泪的母亲,和木野冲出家门后,仍在原地转着半圆的摇晃木门。木野往往会在月亮都困了的时候才溜回家,毫不客气的吃完那仍有余热的饭菜。第二天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该闹还是闹。母亲很无奈,木野也有他自己的理由。

在一次冲突中,随着木野番茄似的脸颊,和他口中越来越激烈的话语,一声清脆的,手掌与脸表皮接触时发出的脆响在木野脸上留下一片显眼的掌印,定格了时间,震动了整个小屋子。木野不可置信的摸摸脸,撂下在原地沉默的母亲,冲到房间捣腾出一个包裹,二话没说冲出了家门,将母亲那句带着哭腔,颤抖着的“你永远不要回来”甩在了身后呼啸的风中。

8年过去了。木野正坐在离家很远的一个城市租来的房子中,他的头发盖住了眼睛,肤色是经过暴晒后的黑里透红。木野闷闷抽着烟,试图用烟味盖住这间没什么家具的空荡房子里散发出的腐木味。这8年来,他刷过盘子,扫过大街,搬过砖,当过清洁工,服务员,成天为填饱肚子的问题纠结。学都没上完的他,走到哪里都不受人待见,找工作也屡屡受挫。回忆起这些,他低下头,皱着眉头叹了口气,其实他早就后悔当年离家出走,可又没有脸面再回去见母亲。处于这样贫困潦倒的他终于想起了母亲当年对他的一片苦心,他多年来内心的委屈猛的涌上来,捂住脸,像个孩子似的无助哭泣着。

手机的铃声急促的响起,响彻这间转个身都困难的小房间。木野回过神来接起电话,是舅舅沧桑的声音:“喂?木野,回家吧,你妈她······”妈怎么了?舅舅为何说不下去了?不祥的预感铺天盖地的朝木野心里涌来。他颤抖着双手,掐灭了烟头,抓起一件外套罩在身上,像一阵风似的卷下了楼道。

火车上,木野坐立不安。8年的时间对他来说,每一天都像在熬过一个世纪。木野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父亲早早的走了,家庭的重担全都让母亲瘦弱的身躯扛起,而自己就是一个混蛋,总是因为一些琐事气得母亲眼泪直流,流出了一道道皱纹。如果当年没有夺门而出,就可能及时体谅到母亲,好好照顾她。可是却没有如果,现在母亲她······木野不敢往下想了。

随着木野乱糟糟的心绪,火车到了站。木野坐在长途汽车上,目不转睛的盯着车窗外飞逝的风景。越来越接近山顶时,木野看见了小时候他躺过的草地,他爬过的树,抓鱼的水塘,偶尔帮母亲插秧的稻田······木野的心上,像拴了一块大石头。而这些一点一滴的回忆,像在石头上加石头,更加重了木野沉重的心情。

当来到那个8年未见,却无比熟悉的家门前,木野全身像是在被千万根细针刺,刺得他难受,想放肆的大哭。满面阴云的舅舅从房里走出来,看见木野,愣了一下,像是不敢相信这是他侄子。但他还是走过来,强颜欢笑,拍拍他的肩:“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进去吧,进去看看你的老妈妈。”见木野没有任何动静,舅舅又说:“那个······医生说是老年痴呆。”木野听后,竟感觉有几丝放心,而这感觉却仅仅存在了几秒。木野向那个木门走去时,脚像灌了铅似的,沉重的挪不开步子。自己究竟在怕什么?他想不明白。像是过了几个世纪,木野终于走到门前,他剧烈颤抖的双手缓缓推开了木门。

“吱呀”一声,木野的手停留在半空中,里屋的木椅上,背对着坐着一个极其瘦小的老妇人。不仔细看还以为坐着一个孩童。木野向那木椅走去,每走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不知走了多少个刀尖,泪眼模糊的木野看见了他最想见,却又最不敢见的母亲。木叶无法置信这就是以前他心目中的那个无所不能的女强人:母亲老的似乎全身都布满了皱纹,花白的头发无力的垂搭在头上。母亲似乎没有察觉到木野的存在,只是呆滞的看着正前方空无一物的墙,无神的双眼像是被那没有一丝温暖存在的墙给吸住了。木野再也忍不住泪水,他跪在母亲膝前,两只手小心翼翼的握住母亲瘦的只剩骨头的手。那双手老了很多,木野感觉像是在抚摸一块粗糙的树皮,可却依旧像以前一样温暖。木野的嗓子像是被气息堵住了,只发出一声颤抖得可怕的尖细声音:“妈······”。母亲竟然听见了,慢慢低下头,看着面前跪在地上,紧握着自己的手,满脸泪水,五官扭曲的年轻人,愣了一下,眼中却没有奇迹的光闪过。她沙哑间带着柔媚的喉咙疑惑的喃喃道:“你是谁呀?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儿吗?还是我中学时候的同桌?”木野的嘴不由自主的微微张开,愣住了。他的眼泪如泉涌在母亲的手背上,膝盖上,地上。母亲与他8年未见,对他说的这第一句话,像是不经意的玩笑,却又那么真实的刺进他心中,木野感到心像是渗了血似的痛苦。他发疯似的无助哭喊着,眼泪迫使他从牙缝里努力挤出一连串的“对不起”。

只过了两天,便传来木野母亲去世的噩耗。直到最后一刻,母亲还是没有认出儿子,也没有想起任何事,无声无息的去世了。去了遥远的地方,找寻那些无暇而幸福的回忆。悲伤的几乎没有了思想的木野好不容易决定将母亲葬在山顶,因为那里的风景,最美了。

到了母亲下葬这天,棺材需要几个年轻力壮的青年抬上山去,那天,木野一边抬,一边默默流着泪。老天跟同木野一起哭,木野在山顶守孝时,和老天一起,连着哭了几天几夜。到最后两者都没有眼泪可流了,干巴巴的挤不出一点的眼泪。浑身泥泞的木野每日每夜怀着无尽的内疚哭着睡着。在梦里,他梦见了小时候那个不羁叛逆的他所做的一切不论对与错的事,就像放电影似的。在梦的最后一幕,是夕阳落下的前一刻,他看见母亲的背影,行走在夕阳的余晖下,却渐渐由高大变得瘦小不堪。木野很害怕,他极力的去追,却怎么也追不上那看似极慢的脚步,最后他跑不动了,无力地喘息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背影,消失在遥远的,看不见的尽头。

傲娇的阳光终于舍得露脸了,像是在劝木野也走出阴云。此刻,山顶上,木野站在母亲的墓旁,迎面而来的微风拂着身旁的青青柳树,细长的枝叶跳舞似的摇摆着,轻轻打在木野身上,木野眺望着山下再美不过的风景,用只有他和母亲才能听见的声音,说:妈,我回家了。

赏钱 赏财富 5 收藏 0

评论(评论也可以赚财富值哦)

冬野子
等级: (白银)
10作品
32227财富
0粉丝
财富排行榜 打赏排行榜
排名 昵称 财富
1 怀旧船长 144915
2 冬野子 32227
3 皇莺 31180
4 红羽星瞳 20475
5 原创财富网 19853
6 泊静 14436
7 疏影问香 12908
8 梦萦江南 10000
9 晓看百花重 9800
10 古凤 5330
排名 昵称 打赏
帮助中心
注册需知 管理规定 财富兑换
作者
作者管理规定 注册条款 作品要求 签约作者
读者
注册条款 评论规定 转载声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