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童话

鹊王的宝物

作者:顽石 发布时间:2016/08/25 13:13 阅读量:704

鹊王岛国王耿当好施仁德,豪爽仗义,对岛上臣民也疼爱有加。在他的治理下,鹊王岛树木葱笼,鸟语花香,百姓安居乐业。周边邻国飞鸟猛兽、蝼虫蚁甲尽相前往投奔。

雄心勃勃,气宇轩昂的鹊王心里也有一件臣民皆知的伤痛事:那就是鹊王步入暮年才盼来的宝贝女儿在生下三天后莫名其妙的丢失,王后也因痛失爱女一病不起最终含恨离开了尘世。

鹊王拥有疆土万里,臣民百万,金银财宝不计其数,更拥有一件稀世罕物----无翎羽衣。据说这件羽衣能自动调节温度,不惧严寒酷暑,柔软如丝但又刀枪不入,穿上它能上天入地。更为神奇的是它还可以为世间生物提供各种营养食材。

一日,母跳蚤乞拉带着女儿拉比投奔鹊王,请求鹊王庇护女儿健康长大。鹊王一见到紧拽妈妈衣角不断往身后躲避,又忍不住探出小脑袋睁着好奇的大眼睛四处张望的小拉比,内心深处顿时生出一股怜爱之情。

鹊王收留了乞拉母女并把她们安置在一个最为舒适安全的地方:羽衣腋窝处。

“这里真是舒服啊!温暖、干净、安全、舒适,想吃什么有什么。”“喔,是的,妈妈,我好喜欢这里。”“这羽衣太神奇了,如果我们也有一件这样的羽衣,就不用四处流浪了,对吗?小拉比。”“可是妈妈,我们不是已经住在羽衣里了吗?”

“嗯,好。”母跳叉乞拉答非所问的回答着女儿的话,眼角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愤恨。

鹊王非常喜欢活泼可爱的小拉比,一天不见就会吃不好睡不香。因此,巡视岛国的时候、接受外国使臣朝奉的时候也随时带着乞拉和小拉比。随着时间的推移,鹊王一刻也离不开小拉比。为长期留住小拉比,鹊王认乞拉为义妹,享受鹊王国公主的待遇。乞拉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尊重,内心无比骄傲。

“鹊王的疆土真辽阔,土地好肥沃,臣民多么的有礼貌!”乞拉在跟着鹊王巡视岛国的时候暗自叹息着。

“要是这一切能够属于我们,那该多好,是不是我可爱的小拉比。”

“可是妈妈,鹊王已经给了我们生活所需的一切,为什么您还希望岛国是我们的呢”小拉比不太明白妈妈为什么会叹气。

“如果能让鹊王死掉,这岛国,这羽衣不就是我的了吗?”乞拉为自己生出的念头吓一跳同时却兴奋得发抖。

鹊王岛的臣民都爱上了活泼可爱又聪明善良的小拉比,慢慢地也开始尊敬爱戴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乞拉公主。

一天,安睡于鹊王羽衣腋下的乞拉被一束剌眼的光晃醒了。它发现鹊王腋下从肉身里冒出一颗针鼻大小的小珠子,这小珠子在漆黑的夜里发出亮闪闪的光,把鹊王腋下照得如同白昼。

“天啊,太神奇了,快看”乞拉激动得推醒睡梦中的女儿。

“喔,这颗珠子要是属于我们那不是太好啦!”乞拉手指深深地掐进小拉比胳膊,眼睛里射出贪婪的光。“妈妈,妈妈,您掐疼我啦!”

镶嵌在鹊王肉身上的珠子一天天变大,已经有胡椒粒那么大了,每到夜晚便发出耀眼的光茫。

珠子在变大,乞拉眼眼里的绿色也在不断加深变浓。她总是摇着小拉比的胳膊说:“啊,要是拥有了这珠子,那么岛国、羽衣不就是我们的了吗”“可是妈妈,这珠子是鹊王身上的,它不应该属于我们!”

“懂什么,鹊王把他腋下给了我们,珠子是从腋下长出来的,当然应该属于我们!”小拉比实在无法理解妈妈的逻辑。

“可是妈妈,这珠子还有一半在鹊王身体里,如果取出来会弄疼鹊王的”。

“不会”,乞拉眼里闪过一丝阴毒。

乞拉试着拨了拨珠子,但珠子被皮肉包裹得紧紧的根本拨出来。

“喔,如果咬掉包裹着的这些肉,珠子不就掉出来了吗?”乞拉为自己的奇思妙想激动得嘿嘿直笑。

趁小拉比熟睡,她试着咬了一口鹊王的肉。“啊,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美味的肉,比羽衣送来的食材美味千百倍”。乞拉再试着撕咬两口,却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被自己咬掉的地方正慢慢地长出新肉裹紧珠子。

“单靠个人的力量,我的珠子,我的羽衣,我的王国都将是梦”。阴谋在乞拉心里疯长。

利用跟随鹊王巡视的机会,乞拉开始散布鹊王的谣言,说自己不久将成为王后,小拉比是鹊王与自己的私生女,并寻找机会物色拉拢鹊王岛国贪婪奸妄的臣民。

经过周密的筹划安排,乞拉找到了来自蛆虫族,同样贪婪成性,善恶不分,恩将仇报的秋泥、春水、夏溪、冬草、地扑等一帮蛆虫族姐妹。乞拉让蛆虫族姐妹帮忙寻找凶残的蝼虫蚁甲共同吞食鹊王身躯,承诺事成之后给蛆虫姐妹世世代代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夜深了,劳碌一天的鹊王沉沉的睡去。小拉比也进入了梦乡。

乞拉打开鹊王寝宫的大门,掀起羽衣,将早已等候在外的秋泥、春水、夏溪、冬草、地扑以及他们临时找来的爪牙帮手全部带到腋窝下。

“哇,世间真的有这么美丽的珠子啊”这该死的耿当,我们辛辛苦苦为他卖命,有这么好的东西却不告诉我们。”见到耀眼的珠子以及金碧辉煌的厅内陈设,蛆虫们恨恨地骂将起来。

“哼,早晚这些都是你们的,鹊肉更美味呢”。贪婪、阴毒、不明真相同时扑向鹊王身躯,皮肉被凶残啃食着。

一天深夜,睡梦中的小拉比被一阵阵咔吱咔吱嚼咽声惊醒,门缝里有光射入,妈妈不在身边。她翻身下床,光着小脚丫轻手轻脚地来到门边,从门缝往外张望。

“啊……大厅里的景象惊得小拉比差点叫出声来,她赶紧用小手捂住嘴巴蹲在地上以防止摔倒。

只见成群的蝼虫蚁甲围绕着正发出耀眼光芒的珠子大口撕扯吞食着鹊王的皮肉,而自己的妈妈嘴角上残存着鲜红的肉渣,嘴唇被鲜血染得通红。当妈妈甩出长长的舌头舔食嘴角时,小拉比惊奇地发现,那根本不是自己的妈妈,那是老巫婆。

小拉比被血腥的场面吓得浑身发抖,为自己的不幸遭遇无声的哭泣。突然她想到了对自己疼爱有加的鹊王陛下。“对,必须赶紧报告鹊王陛下真相”。小拉比轻轻的把门拉开一点点,从门缝里挤了出来,蹑手蹑脚逃出腋窝。

鹊王仍在沉睡,发出粗重的呼吸,还不时地在睡梦中咳嗽一两声。

最近鹊王的身体大不如从前,总是疲倦咳嗽。知道真相的小拉比站在鹊王床前,看着日渐苍老的鹊王低声拉泣起来。

抽泣声使鹊王从睡梦中醒来,见是小拉比在自己的床前哭泣,又惊又喜又疼又爱。

第二天,不动声色的鹊王跟乞拉商量,以需要陪伴为由将小拉比藏在了王宫中。

入夜,鹊王早早地睡去。乞拉照旧在鹊王入睡之后开门迎接蝼虫蚁甲到腋窝。

今晚的乞拉尤为兴奋,眼看着啃食皮肉工作进展顺利,珠子已经裸露出绝大部分,今晚加把劲儿就可以拨出来。

当蚁虫们进到腋窝,围拢在珠子周围准备再次享用美餐的时候,明亮的珠子突然熄灭了,打开用来透气的羽毛也自动闭合。腋下瞬间陷入一片漆黑。黑暗中感觉鹊王猛地站起身来,离开寝宫大踏步朝前走。接着听到臣民热议的嗡嗡声、挪动火盆的声音、火盆内木炭哔哔啵啵燃烧的声音……躲藏在腋窝深处的蝼虫蚁甲们顿时感觉到了情况的不妙。争吵声、埋怨声、撕打声、求饶、哭泣声乱着一团。

鹊王轻身跃上高架,清清嗓子对围坐在大殿的子民朗声讲到:亲爱的子民们,我耿当做人做事向来光明磊落,从未做过有损鹊王岛国、有损人格尊严的事。我今后也将继续广施仁政,造福于民。但我也绝不会容忍恩将仇报、贪婪阴毒的人存在。

耿当站立在呼呼燃烧的火盆正上方铁架子上,猛抖羽毛,那些贪婪、流言、阴毒随着噼噼啪啪肉身爆裂的声音被撕得粉碎,阵阵焦糊味飘散在火盆中央,最后化着一道清烟将一切归于乌有。

大殿内一片欢腾,今夜的鹊王岛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

上一篇:没有内容
下一篇:我是一滴水
赏钱 赏财富 0 收藏 0

评论(评论也可以赚财富值哦)

等级: (紫铜)
28作品
3206财富
5粉丝
财富排行榜 打赏排行榜
排名 昵称 财富
1 怀旧船长 146145
2 冬野子 33287
3 皇莺 31300
4 红羽星瞳 20545
5 原创财富网 19783
6 泊静 14466
7 疏影问香 12929
8 初阳星语 12145
9 梦萦江南 10000
10 晓看百花重 9800
排名 昵称 打赏
帮助中心
注册需知 管理规定 财富兑换
作者
作者管理规定 注册条款 作品要求 签约作者
读者
注册条款 评论规定 转载声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