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多年沉睡于酒精中的男人终于醒了

作者:顽石 发布时间:2016/06/12 11:04 阅读量:501

“嚎! 嚎! 嚎!你嚎丧呀!”大奎哥勉强转动着发直的舌根,口齿含混地呵斥着年仅6岁的女儿秀并扬手要打。秀立即收了声,肩膀一耸一耸地抽噎着。

自从大女儿秀出生之后,大奎哥就掰着手指头盼日子。6年,媳妇春花终于明正言顺地给他生了二娃。无奈天不遂人愿,出来的还是个没有带“把儿”的丫头片子。村妇女主任在孩子出生三天之后就硬逼着春花嫂去镇卫生院做了绝育手术。这辈子想再要个带把儿的男娃承续老罗家的这点破家烂业怕是没有指望了。大奎哥心里愤懑,闲着的时候就猛灌烧酒来麻痹神经让自己沉睡于现实之外,再借着酒劲儿在家里摔家弄伙乱发脾气骂婆娘斥孩子。

终于等到春花嫂出月子,大奎哥就忙不待地收拾行襄,跟婆娘说声要外出打工,撇下嗷嗷待哺的两个女儿和伤口还没完全愈合的春花嫂独自走了。

这一走就是三年,期间一直是无声无息,消息全无,既没住家里来过电话,更没有给老婆孩子打过半毛钱。年底的时候,大奎哥突然回来了,而且不是一个人,还带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一起回来

顺利地跟媳妇春花办理了离婚手续,没等过完年,大奎哥就带着大肚女人又消失了。

春花嫂一人拉扯着孩子,每天早上早早地起床给自己和孩子们弄好早饭,把猪喂好。秀上学走了,自己则把二女儿带到地里用背带团一个窝,让孩子自己坐在窝里抓泥巴扯草根玩儿。实在是忙的时候 ,春花嫂就拎上午饭,在地里半冷不热地胡乱吃几口。早上煮出多余的猪食用桶装了放在猪圈前面,下午三四钟秀放学回来喂给猪们(若是等自己收工再来喂猪,饿急的猪们会飞出圈到处祸害)。

可怜的小秀儿,个头刚高过猪圈,喂猪的时候就造孽了:得先在地上从桶里舀上半瓢猪食,然后将盛有猪食的瓢放在猪圈栏杆上,自己再踩着横栏翻进猪圈,踏着石头挖成的槽子,把瓢里的猪食倒进槽子再翻出来舀,舀完一桶猪食至少得往返十几趟。有时候饿急的猪们没等秀翻进猪圈,就从里面扒着栏杆拱翻了瓢里的食儿。若是这样秀就得赶紧爬出猪圈,将拱翻在地还没来得及流淌走的猪食用手一点点的抓回到瓢里

每喂一次猪,秀头发上脸上,衣服上裤子上全是猪们吧唧嘴时飞溅出的碎菜叶子和红苕玉米糊糊。

离婚之后的几年,春花嫂运气还真是不赖,养的猪从来没有得过瘟病,长得还比别家的快。喂养的两头母猪,保证每年都给她各生出两窝猪娃,而且每次产仔数量都在10只以上,回回都赶上个好价钱。

春花嫂带着两个女儿,日子虽然辛劳,但没有发生什么需要花大钱的事,日子在村里过得也算顺畅。

秀儿在小镇读完义务教育阶段的初中之后,以不错的成绩进了县城高中,住校后每周回来一次。秀去了县城上学,妹妹香儿就接替姐姐帮妈妈干些活儿。

高中毕业,秀没能考上大学,也可能是体谅妈妈挣钱的不容易故意考砸以便早早地出去打工挣钱帮补家用。秀自小就爱练习写字。等念到高中,更是写得一手难得的漂亮钢笔字。

也因为这一手漂亮的钢笔字,秀的打工生涯非常顺利,她没有像别的女孩那样被分到流水作业生产线上。而是在进厂的上百份履历表中,娟秀漂亮的钢笔字让招聘单位的领导一眼就记住了这个叫罗光秀的应聘人员,于是破格让秀做了公司的文员。

凭着自己的努力,秀一边打工一边通过自学考试取得大专文凭。出色的工作能力和俊秀的相貌,秀不断得到公司重用提拨。直到做上了国内一家著名户外用品公司的QC经理。

幸福会轮回眷顾那些曾经不幸的人。随着秀收入的不断提高,春花嫂不必再养那么多猪以增加收入,远一些的山地因响应退耕还林政策也都种上了树,平时基本不用再去打里。每年就在家附近的水田种植少量稻子够吃就好。乡下的日常用度本来就不多,秀一年给上两千块钱都花不完。妹妹香考进了省城的大学,费用也由姐姐秀包干。

就在香上高二的那年,大奎哥带着跟大肚女人生下的带把儿的娃回来了。据说女人在两年前卷了家里的钱财又跟上别的男人跑了。外面日子实在难混,光巴潦现的大奎哥带着儿子回来了,回来继承他如今穷得只剩下一个姓氏的香火来了。大奎爹虽然见不得这个胎害,但毕竟打断骨头还连着筋,还是腾出两间房子给投奔归来的爷俩安身。

香考上大学的那个夏天,春花嫂请人看了一个好日子,置办了酒席请乡邻们前来庆贺。就在春花嫂家道贺的鞭炮噼噼啪啪响得最欢的时候,有人看见大奎哥独自坐在平房顶上眼巴巴地望着不远处前妻家院子里不断涌出的烟尘和欢声笑语,就着火药燃烧之后的浓香猛灌着烧酒,景象甚是凄凉。

大奎哥带回来的儿子初中没毕业因屡次打架斗殴被学校勒令退回了家,如今是大白天在家呼呼大睡,睡饿了爬起来煮点吃的,屁事不干。一到晚上就精神十足地夹着辆不知哪弄来的油门被踩得哇嗡哇嗡直叫唤的破摩托车四处飞蹿。这一出去有时半夜三更回来,有时彻夜不归,没有人知道也不敢问他到底在外干什么。大奎哥想过问过问,可每次刚一张口,个头已经长到跟他爹差不多高的儿子就提着拳头咬牙切齿地晃两下,吼出一声:管球我!

快开席的时候,秀带着丈夫过来了。秀爬上屋顶,走过去蹲在她这位亲生父亲身边,轻轻地说:“爸,过去坐坐吧!”

大奎哥艰难地转过身,红着眼圈哽咽着说:闺女,你比男娃有出息!是爸爸错了!

嗜酒如命的大奎哥坐在酒席上,讪讪地搓着双手接受着乡亲们的道贺,杯子里的酒一口未动。

内容标签: 酒精 沉睡 顽石
赏钱 赏财富 2 收藏 0

评论(评论也可以赚财富值哦)

顽石
等级: (紫铜)
21作品
3016财富
0粉丝
财富排行榜 打赏排行榜
排名 昵称 财富
1 怀旧船长 144915
2 冬野子 32227
3 皇莺 31180
4 红羽星瞳 20475
5 原创财富网 19853
6 泊静 14436
7 疏影问香 12908
8 梦萦江南 10000
9 晓看百花重 9800
10 古凤 5330
排名 昵称 打赏
帮助中心
注册需知 管理规定 财富兑换
作者
作者管理规定 注册条款 作品要求 签约作者
读者
注册条款 评论规定 转载声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