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沉溺在灯海的灵魂——(vc原创曲《灯海之下》文案)

作者:初阳星语 发布时间:2019/09/01 09:17 阅读量:36

沉溺在灯海的灵魂——(vc原创曲《灯海之下》文案)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6196803/

↑音视频

 ⬆️配合食用更香,记得顺手点一下~    


  我心里,是破不开的茧。  

  窗棂与防盗网罅隙间那片浑浊不清的天空上,积雨云与阴霾已经失去了区别和区别的必要,夏天最后一片叶子竭力发出无声的嘶鸣后从枝头一跃而下,粉碎入市井嘈杂的车马间永久地沉寂。城市就是这样每日被现实剥落下散发着霉味的琐屑包裹,堆满了每一种因在烟火气中浸泡了太久而肮脏沉重失去生命力的细节。今日的暮色倒挂在无数个世纪前的罪名状上,重叠着伟大诗人的玫瑰与断头台,连同这城市角落沦丧的白日渐渐失落在这弥散着腐朽气息的夜晚。 


   “喂,编辑?对,是我,洛天依。您有什么事吗?”

   “这,这样啊......我知道了。谢谢,好。”

   “再见。” 

   再见,再见,再也不见。 


 意料之中吧,可为什么,为什么心底好像还是被硬生生揭去一块一样的痛呢?

 然后痛演变成麻木,缩小,结晶,成为濡湿了衣摆和视线的含盐物质。  

 这时候她会说什么呢。 

 光线完成了惨白纸张上的推移渐变,散开了,拾不起来,延伸向纵横街巷间某个不知名的句点,这样秋夜才好嘲笑她的无能,顺手牵连走一晚上废弃的时间。

 被退稿了,又一次。


 是自己的作品得不到认可吗?是自己的灵魂得不到认可。还是那些字句太单薄,承载不起我的祈愿么? 

  这世界上的人们忙着碌碌无为,在少有的空闲中疯了般地寻找能使在现实世界中卑如蝼蚁的自己获得一种“有意义”的幻觉,于是排挤,于是歧视,于是诽谤。热衷在所谓明星八卦绯闻或是某某大佬抄袭与被抄袭的无意义新闻下称职地扮演着正义人士或落井下石者的角色,因此无数无数灵魂的呐喊被无视被冷落被贬值,最后这些可怜人为了人类最最底线的“活着”的目标一点一点朽化腐烂,也不管遗忘了自己的意义后“活着”的是什么,是什么。

 她说这是行尸走肉,是空空荡荡的躯壳。 

  可是你看就算这样如同看破红尘般自持清高的自己,在自说自话的同时,不也在为自己的生计深深困扰吗?为小网站写着自己看都觉得对不起自己文笔的没营养文章,看着疯长的点击量与在评论区津津有味拍手称快的群众,总是恶狠狠地扣上电脑说着什么等我真正的稿子被签约再也不写这种垃圾一类的空话,可是需要钱的时候还是乖乖地对因此赚来“不义之财”感天谢地。 

   我的记忆,还定格在夕阳在城市楼宇的玻璃墙前坠起涟漪的时候,那时血色的残阳在天边炽烈地挣扎,这景色真是美得令人窒息。确实,因为我伸出手想抓住一些氧气却狼狈地换回玻璃的冰凉,从此我又学到了不要在令人沉溺的空想中睡过太久,咖啡盒已经空了。

  纸还是惨白的,像被洗劫过的空城。 

  我记得她的眼睛是和上述美景一样的颜色,因为过了太久所以在记忆里显得有些模糊,可无论经过如何如何大费周折的努力,那双眸还是鲜红,还是注视,还是与我互相雕琢融化驯化着彼此眼底结痂的灵魂。像令人上瘾的毒药,戒不掉,爱不成,恨不能,自伤怀。  


  掀开隔绝在我与外界间的厚重窗帘,扬起的漫天尘埃令我自作自受地剧烈咳嗽起来,不由自主用手在面前来回无济于事地扇着,这让我怜悯窗帘一隅由于我的漠视生出的蛀洞,可仍然无法做出无声忏悔以外任何有半分意义的行径,一如既往地无能为力。 

  啊,窗外的万家灯火。璀璨而沉郁。 

  好美,好美,令人痴狂。

 若是永远,永远沉睡在这灯海里,不再面对白日的过多无奈,那该,多好。   

 

  纸张揉皱后粉碎的声音。

  白日可以做到的武装,失效了。

  一举一动,停寂,无声。  

 这样无能的自己,这样颓废的自己,背弃自己的追求为了一个“活着”忙碌。彻头彻尾的懦夫,苟且偷生之辈。自己无比厌恶的字句加诸自身如今看真是再合适不过,废物在不甘什么呢?我原来压根没有不甘的资格,一个用心的作品被否定无奈之下去写的废文来生存的十八线小人物在想什么呢? 

 事到如今,我也不会再原谅自己了。 

 她也一样吧。 


  偶尔无梦的夜,我会幻想她在我身边,我的脊髓贪恋着这样带着一些温度的信号并热衷于将它传递给大脑以此自欺欺人。今夜如是。靠着堆满了成堆揉成一团字纸的写字台,台灯的光线忽明忽暗。我就在这每一寸空间都被极尽压榨的四四方方的小格子里,一口又一口的抿着咖啡盒底用小勺搜刮下粉末冲泡的残次品,没有加糖。不过干嘛在意这么多呢?庸人自扰。 

  突然觉得伤感。挣扎着的自己,一定看起来很好笑啊,只能联想到飞蛾扑火。干脆在灯海之间来一次彻底地坠亡好不好,可之后呢?之后就一了百了?我又犯天真的毛病了,想象着血夜裹挟着肢体的碎块在柏油马路上勾勒出呈现完美层次感的凸凹的样子就令人反胃。 

  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不是倦怠,是疲惫。 

  “明明,连存在过的痕迹都没有留下啊。”我虔诚默念着好像是她说过的话。   

  身后绚乱的灯海,城市在夜的催眠下迫不及待地展示了它所有所有的丑陋,疯狂流淌的霓虹,轰鸣不休的拆掉消音器的摩托,排放着长烟的烟筒遮星蔽月,左邻右舍似永无尽头的争吵打骂,某某广场的聚会扫过一柱又一柱划破夜空的巨型LED灯与劣质音响开到最大的口水音乐,楼下那个有精神病的男人又在用喝空的酒瓶摇摇晃晃地砸向马路中央。。。白的黄的大的小的新的旧的贵的贱的明的暗的灯光从千家万户窗棂中流泻而出,层层叠叠,融入过去未来所有的灯火所有的人间,在苍茫的时空中闪烁着悲壮的回音激起微末的波纹,终化为唱片上一小块细微的凹痕,随唱针的挪移一遍、又一遍地复述。 

 她会说什么呢?她又能说什么呢? 

 她是谁呢?   

 自己生命中确乎出现过这么一个不可磨灭的什么人,生活中到处散落着她遗下的碎块,从喝咖啡不加糖的习惯到看到看到夕阳便想起她的眼睛,连对着灯海如斯的爱恋似乎也与她有着莫大的关系,就好像谁轻飘飘地嵌入我的生命,又轻飘飘地离开,只是她存在的痕迹嵌得太深,怎么努力也消不掉。 

 就像是从未出现,又从未消失一样。   


  是被什么触动了呢?心中某个本以为曾早已干涸的部分强有力地跳动着,跳动着什么本以为早已遗忘的节奏,她夕阳色的双眸燃烧着我的心脏。她的嘴唇翕动着。我连忙伸出手拼命想接住落下的音节,却愕然发觉我们之间隔着一层雾气,任何震荡都无法触及的真空横亘在我指尖与音节相距的一厘米之间。她微笑,我茫然,我只看见那些音节散落一地,互相撞击发出刺骨的铮鸣。她的面孔被一点点的蚀刻,如同阳光下蒸腾的晨露,灯海一般的耀眼,是深深埋藏在心底一万米地下的一些情感,尽管,有太多亟待证实的空缺。  

  我发现我仍记得好多被打上“曾经”记号的记忆。 

  但是。   


  她曾问我会因为灯海下方并非天堂而伤感吗?   


  “灯海下方,太过匆忙”。呢喃着自己写下的句子,一笔一划被无情地拆散又复活,拼拼凑凑,拼拼凑凑。 

  我知道此情此景此种世态我还是放弃所有无谓的执着为上策,理性来说不考虑生存而死守理想不放,无异于本末倒置或自寻死路,可是,可是。  

  可是我曾爱着现在仍在爱着的灯海和俯瞰灯海的情怀。 

 一叠一叠的摇摇欲坠的绝望,只剩下一点刺下光的痕迹,但很清晰。 

  仅仅是“确认”一下生命只是否真的出现过另一个灵魂一类的理由,真的可以让我奄奄一息的执念和希望。在这个充斥着恶意世界里活下去吗?   


  如果,那个人真的曾出现在我生命里,我好想在她怀里大哭一场 

  像。。。像小孩子一样,像没有经历后来的一切一样。 

  简单的,哭一场。   

  让眼泪这种无能又无用的东西淹没我的意识吧,我想我还没有忘记的那个叫梦想的东西啊。 

  不曾忘记。   


 那片灯海里有我,有你。有无数人点燃的星火。 

悲怆冲刷着我的意识,沉溺在没有端点的海洋,沉下去,沉下去。在软绵的时间里消磨记忆,浸没四肢,灌入大脑,失重般的空白,氧气耗尽前,我看见了她在同一个世间的某个角落,点一盏灯融入灯海,等谁的归来。     


 “你,决定了?”

 我露出笑容:“嗯。”   


 灯海之下,她说久别重逢。 




 文\白鵺千灯 19.8.31

作者:白鵺千灯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3520361/?spm_id_from=333.788.b_636f6d6d656e74.6
出处: bilibili


赏钱 赏财富 0 收藏 0

评论(评论也可以赚财富值哦)

等级: (白银)
21作品
12305财富
4粉丝
财富排行榜 打赏排行榜
排名 昵称 财富
1 怀旧船长 146145
2 冬野子 33287
3 皇莺 31300
4 红羽星瞳 20545
5 原创财富网 19783
6 泊静 14496
7 疏影问香 12991
8 初阳星语 12305
9 梦萦江南 10000
10 晓看百花重 9800
排名 昵称 打赏
帮助中心
注册需知 管理规定 财富兑换
作者
作者管理规定 注册条款 作品要求 签约作者
读者
注册条款 评论规定 转载声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