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文 > 记叙

心似海潮忆大唐,梦游盛世叹古今

作者:初阳星语 发布时间:2019/07/11 21:38 阅读量:263

一阵微凉的风扬起黄土高原上的一帐黄沙,潇潇洒洒地闯进了长安城纵横的楼阁宫阙,掠过洋溢着一片锦绣繁华的街市、宫殿、山林、庭院,把喧嚷、车铃、笙歌、叫卖都收罗珍藏,因而温和了一点的风扑扑簌簌动摇了零星的叶子。在沾染了中原的、西域的、大食的亦或扶桑的烟火气后,终于肯融入这盛唐的长卷,为长安的各色景致送去清凉。

时节入秋,胡人的皮袄在城里悄然蔓延开来,西域的葡萄一串接一串地摆在东市西市的坊间,和着胡饼的芝麻香气勾起宽衣或窄袖行人的馋虫。街上的车铃比往日更频繁了些,是为将霜降前最后一批新鲜蔬果运往城里,走贩们好在手中多掂量几串开元通宝而为妻女添置几件秋衣。大唐的子民是永远那么闲适的,他们也确乎有闲适的资本。

天冷了,来坊间喝酒划拳谈笑听书的反倒个个扎着堆了。看看两个伙计忙里忙外地端茶倒水,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站在街边。

“且说当年太宗呀,被诸国尊为‘天可汗’,五年一度大朝会,那盛况,啧啧……”说书人故意吊众人胃口,三尺惊堂木狠拍了一下:“大理太子亲自来朝;龟兹呢,来了个亲王;您猜高句丽谁来了?当今国王!他们呐……”连连的叫好声中,说书的收了今日份的故事。看客有的三三两两地散去,有的留下要一碗酒喝。天空点染上几缕云霞,暮光铺上了朱雀街的每一个角落,古树斑驳下几缕剪影,草虫吱吱地叫了起来。

我忙追上去,希望打听到一些情况。说书人在坊间左拐右拐,不知不觉间绕到了东市,但见说书人已然坐下,要了几个烧饼大快朵颐。

他忽而冲我一招手,说:“若是还想听故事,坐下一叙如何?”我恭敬不如从命。细看他的眉眼不觉有些奇怪,说书人哈哈一笑:“你是初到长安吧,我爹是中原人,我娘是龟兹人呢,像我这样的太常见了。”

我总算逮到了可以请教的人:“那按这么说,长安的胡人不应很多吗?怎么大街上没看到几人?”

说书人一愣:“少吗?”他回望了一圈:“这个,这个,不都是胡人嘛。”这下我彻底不明白了。“胡人也穿唐服,也说中原话了。”说书人浅笑一下:“正是我们大唐的文化如此昌盛,才引得他们前来融入啊。”

“今日你说的什么‘大朝会’......”

“哦,是五年一次的朝会。”

“朝会?”

“嗯。”他颇为自负,扳起指头:“罗马、波斯、龟兹、吐蕃、高句丽、倭国……西边的,东边的,都有使者,盛况一年更胜一年……”

“莫非这些蕃族前来朝拜,是景仰大唐么?”我问。

“也不尽然。”他满饮一碗,“大唐兼容并蓄,无论胡汉,皆为一家。商贾通百货惠利百姓,贤士播文明福泽众生。如此而已。”

我相信这个大唐,辉煌的大唐。

他的话似乎触动我内心某个角落,有一股说不清的喜悦冲上胸膛,荡漾着,落远了。

夜色阑珊。

初醒,八点过一半,半截思绪还在梦中。

是我梦回大唐?还是身在大唐的我穿越到今世?一时无法说清。

我只知道,父母喜远游,从小带着我游历澳洲、欧洲、日本、北美,凡是驻足之处,都有唐人街。

这个梦醒之日,我身处纽约闹市。

翻身坐起,见窗外犹然是车马喧嚷。

锣鼓震天,爆竹噼啪,原来是又一家唐风馆开业了。街边不少金发碧眼的洋人昂首观望,他们欢呼着,期待着,为我们的大唐震撼和感动着。琉璃瓦,青石板,斗拱檐,石狮子,一个个带着浓浓大唐味道的点,连接成一条线,从街头向无限的远方蔓延,一条条线纵深交错,交织为五千年的历史,构成一幅壮丽的盛唐。

记得四大文明古国,中国是唯一一个历经上千年历史的洗礼后免于冠以“古”字的。神州大地在一千多年前的辉煌,并未湮灭在笔墨丹青中,而是继续燃烧着它的光明,指引着我们心之所向。

看着盛装而行的同胞,我想,散布在海外的“唐人”已超过盛唐时期的总人口,而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已达65国。

我下楼,加入熙熙攘攘的人群。忽然,一个身着唐装的少女塞给我一物。张开手心,是一个火红的中国结。

身处异国他乡,也许这就是自信吧。不仅仅是个人的骄傲,更是民族的自豪。

汉,是一个民族的文化符号;

唐,是一个民族的自信源泉。

内容标签: 作文
赏钱 赏财富 0 收藏 0

评论(评论也可以赚财富值哦)

等级: (白银)
15作品
12265财富
4粉丝
财富排行榜 打赏排行榜
排名 昵称 财富
1 怀旧船长 146145
2 冬野子 33287
3 皇莺 31300
4 红羽星瞳 20545
5 原创财富网 19783
6 泊静 14496
7 疏影问香 12991
8 初阳星语 12265
9 梦萦江南 10000
10 晓看百花重 9800
排名 昵称 打赏
帮助中心
注册需知 管理规定 财富兑换
作者
作者管理规定 注册条款 作品要求 签约作者
读者
注册条款 评论规定 转载声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