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文 > 记叙

一滴水让我怨愤母亲多年

作者:浮笙 发布时间:2019/02/28 12:37 阅读量:115

水是轻柔的,涓涓细流缓缓汇入江河。母亲那如水般的温柔抚过他的全身,他干裂的心脏又被一瓣瓣地聚拢起来。

焦黄的枯叶蔫蔫地卷着边儿,聒燥的蝉声袭卷进破旧的屋内,屋里没有阳光,但沙土般燥闷的气息仍是不安的扫荡着每一个角落。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有些期待的眼神落在不远处的水窖,村里已连续几个月没下雨了,地里的庄稼早就干瘪着矮了下去,烈日的曝晒,使湿润的土壤也结成了硬壳,大地的伤疤暴露无疑。

母亲的身影从远处渐渐变得清晰,他们像等待投喂的小狗般,睁着双眼紧盯母亲手里的罐子,罐子边上沾着些泥巴,裂口处有水滴轻轻滑落,三兄弟的双眼随着水珠不断转动,生怕一个不小心,这些珍贵的液体便掉到了地里。母亲的双眼已经有些凹陷了,嘴唇显得很厚,上面布着些大大小小的裂痕,她牵动唇角扯出一个笑,从最小的孩子开始,水罐挨个儿在兄弟手里传递着,原本满满的一罐水,到他手里时,只剩下罐底的泥巴在轻轻晃动。他抱着土罐,水流汇成一条线钻入喉,很快便断了尽头,他的嘴唇被滋得一阵清凉,随即便将罐子递给了母亲。妇人佝倦着背,努力扬着脖子,将剩下的一点清凉汲入唇间,几滴水珠缓缓落在她血痕的裂缝上,很快便消失不见了。兄弟们坐在席上,个个舔着嘴唇,喉间不断吞咽着,回味刚才的甘美,母亲见此情景笑了,将土罐放回原处,拿着钥匙去锁了水窖。

又熬了一个星期,窖里的水已经露出爬满青苔的底壁,一罐下去,只能得到混着泥土的半罐水。这日,兄弟们依是挨次饮水,地里的庄稼光成一片,已没人再有力气去照料它们,他眼神紧盯着二弟吞咽的喉间,正要伸手去抢水罐,母亲却握住他的手,轻轻地摇了摇头,他感到一丝愤怒,越来越少的饮水量已经让他的身体变得枯黄干瘪,他感到自己很快就要与黄沙融为一体了,他猛地推门而出,只留下一个露出肋骨的背影。

晚上,母亲来到他的房间,他以为母亲会给他带来一丁点儿水,然而他失望了,干涩的眼球窜上水珠,又被刺得猛地闭了下眼,他不明白母亲为何要如此待他?心里压抑着些许怨愤。母亲只是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只有黄瘦的脸颊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如水般柔和。

多年以后,他才知道,他的那两个弟弟,是母亲从外村捡来的弃婴。这一刻,他释然了,暖流猛烈地撞击着他的胸腔。

世上的每一滴水,其实并不都是汇入大海,有可能跳跃着浸入贫瘠的土地,滋润幼苗即将干枯的心。


内容标签: 母爱
赏钱 赏财富 1 收藏 0

评论(评论也可以赚财富值哦)

等级: (通宝)
3作品
220财富
4粉丝
财富排行榜 打赏排行榜
排名 昵称 财富
1 怀旧船长 146145
2 冬野子 33287
3 皇莺 31300
4 红羽星瞳 20545
5 原创财富网 19783
6 泊静 14496
7 疏影问香 12991
8 初阳星语 12155
9 梦萦江南 10000
10 晓看百花重 9800
排名 昵称 打赏
帮助中心
注册需知 管理规定 财富兑换
作者
作者管理规定 注册条款 作品要求 签约作者
读者
注册条款 评论规定 转载声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