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教 > 亲子

父与子的隔阂是一场终究会散的烟雾

作者:祥云 发布时间:2017/11/15 21:34 阅读量:293

机场的接机口,摄像头犹如一片丛林,张开天罗地网。一圈圈红色的微光,虽然没有散发热量,却已把你的心烤熟。天色已一片漆黑,我慢慢地让车蠕动着。

我已落地,马上就出来,我把车开到VIP出口,头里已经有几辆车在那里等候。打开双闪,把车头顶在前车的屁股上,试图避开看着我的眼睛。马路对方,一辆警车,蓝光在头顶圈转闪烁着。我在这里,我对着一个人影大声的喊着,电话也忙乱的拨打过去。

老哥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穿的还是北方那种厚实的棉袄,哈尔滨那里现在已经很冷了,但还没有下雪。咱们走吧,去儿子的学校,他刚给我发来短信,说要急着回家,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我今天必须去看看。

车灯射出两道光束,引领它驶入光的轨迹,高速路上,右侧硕大的反光牌一个一个飞快的向后倒去。

这孩子不知道又怎么了.真是让我头疼.我已经和他老师联系过来,咱们先和他老师碰头。

黑暗弥漫着未知与茫然,远处,对面隐隐约约的光亮跳动不安。远光灯消失在夜空中,没有焦点。学校是个很远的地方,从机场到那头,穿越了整个城市。侄子是个问题学生,一直在家休学了好长时间。父子两个,从对峙好不容易走到了和解,这次上学,现在看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夜晚没有风景,车呼啸而过,将这座城市远远的甩在身后。

我们到了城市最西端,见了老师。老师说,孩子有了挺大的进步,这次成绩,在全校名列前茅。听到这些他的爸爸很激动,侄子是想为下一次考试,做更好的准备,需要回家进行一次恶补,看来这是好事情。

好长时间没有他的消息,这段时间怎么样了,办公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在一起聊聊家常。

后来他又去了学校,补习后这次考试不是太理想,前两天家里的猫,也死掉了。他心情不是太好,今天用同学的手机又发过来信息说,他的手机又丢了。小子又上劲儿了,说让我今天必须给他买新手机,要不然永远也不在回到学校了。真是拿他没办法

我那里正好有一个不用的手机你拿给他吧,几乎和新的没什么两样。也许是接连发生的几件事,让他很恼火吧,你忍他一下,慢慢就会好了。这个事情只能冷静,他已经有了起色,对于暂时的波折,咱们要心中有数。

侄子前几年就已经没有妈妈,青春期的到来,让他叛逆,又让他暴躁,不可捉摸。可能会因为一句不中听的话,他就会离家出走。有一次,午夜,我都已经睡下,他爸爸打电话过来。焦急的说,他不见了,没有回来。于是,我们开着车,去搜寻他可能在的任何地方。周边所有的网吧,我们都走了一趟,依然没有找到,我们耗尽了整个夜晚,直熬到黎明到来黑暗睡去。我们也再撑不下去。从那以后,我看见老哥头上,明显多了许多白发。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他与这个家如此的格格不入,要用自己的伤口,把我们弄的痛苦不堪。老哥也再无心情追求自己的幸福。许多人给他介绍女朋友,都被他一一拒绝了。他说,等他高中毕业以后再说。

他开始疯狂的寻找亲子教育方面的学校,因为再没有谁能帮到他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这么堕落下去,成为废物。导师说,所有孩子的错都是家长的错,他听进去了。慢慢,开始学着改变自己,常常深夜才从课堂回来。以前是那么的强硬;声调,眼神,力气,拳头,这些所有可以表达他雄壮的方式,他都要在争斗中胜出。他甚至可以开着车,向对方驶去,直到对方做出避让。他的话语里只有命令。而现在的对手,竟是他的儿子---那个瘦弱像会被风刮倒的身躯,变成抵挡他拳头的勇士。这时,他不得不低下高昂的头,第一次去寻求和解,平视对方的眼睛。第一次收起锋利的眼神,变的像个老绵羊。他面对爬上窗户的儿子,再也没有往日的威严。他开始用信纸向儿子写他粗糙的心。

他就是不尊重我。侄子眼里噙着泪。一次叔侄的间的对话他这么说,他把饭倒到我的床上,摔我的东西,他几乎哽咽着。

那个被侄子起名叫苏格拉底的猫是黑白颜色的,是他爸爸买给他的。他喜欢哲学,独自在家的时候看了许许多多哲学方面的书,连他的班主任也从他这里借书看。所以苏格拉底起码算是他的朋友。原来妈妈还在的时候喂过一只猫,漂亮的波斯猫,通体的白色,两只绿色的眼珠,后来妈妈去世,没有人照顾,老哥就狠心的把它关在了门外。从此侄子不再信任他。现在他知道了猫的用处,他需要猫来修补他们两个之间的裂痕。

他有两只猫。,一只白的,一只就是这只,。白猫怕人,总是远远的躲着人,但苏格拉底不一样,他不像猫,而更像是条狗,总是主动的围在你的旁边,穿行在你的两腿之间。,停下来,不停的冲你叫着,让你抱它。抱在手掌里,它倒在你的怀里,再环顾四周,仿佛它是家的主人。猫前两天老是拉肚子,我没在意,可能是吃什么吃的吧,但很快就死了。老哥说!

我想他一定很难过。  咱们去给他的手机再买张卡吧。

儿子其实就三样东西,猫,游戏,上学。猫死了,手机丢了,那上学呢?

烟你拿着抽吧,太苦,抽不动了。再说儿子早就让我戒烟,我准备真的戒掉了。 

天空是灰色的,太阳从早上到现在,只露了一下笑脸,曾经照亮出娇嫩的世界。大地忽明忽暗,光影仿佛在挣扎,似是痛苦的撕裂着帷幕,铅云狡黠的在你眼前幻化,此时扮着鬼脸。但帷幕终究是一场层烟雾。甚至经不起一阵风的晃动,更好像你大起胆子对他喊叫,就会散去。

内容标签: 父与子 苏格拉底 侄子
赏钱 赏财富 3 收藏 1

评论(评论也可以赚财富值哦)

等级: (通宝)
3作品
220财富
3粉丝
财富排行榜 打赏排行榜
排名 昵称 财富
1 怀旧船长 146145
2 冬野子 33287
3 皇莺 31290
4 红羽星瞳 20475
5 原创财富网 19783
6 泊静 14466
7 疏影问香 12928
8 初阳星语 12145
9 梦萦江南 10000
10 晓看百花重 9800
排名 昵称 打赏
帮助中心
注册需知 管理规定 财富兑换
作者
作者管理规定 注册条款 作品要求 签约作者
读者
注册条款 评论规定 转载声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