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散文

青岛记忆:清冷的月,无声的浪

作者:疏影问香 发布时间:2017/10/05 21:38 阅读量:451

酒店的回廊漫长而宽,有的门前是花好月圆的明亮,有的门前却是深不见底的黑暗,形成了凹凹凸凸立体玲珑的影与光线。宾馆的8楼。从上而下望去,可以清楚地看见一层层楼的装潢与修筑,在视觉上有一种天高地远的观感。那些苍白而温黄的灯光与瓷砖堆砌出了富丽堂皇的端庄,你喜欢的却只是酒店进门的一侧里大片大片的玻璃窗。你喜欢玻璃透明的清澈,你更喜欢玻璃之外那一层微微皎洁的蓝色。像极了傍晚海与天交界的那种微蓝,那片颜色如同少女微微颤动的眉睫。

——只是薄薄的一层,却会让人想起海,想起天,想起窗外无限自由的空间。

你并不知道酒店里其它楼层的用途,不过你对3楼却很清楚。三楼应该也是酒店,也是长长的一条从里到外拉通的回廊,不过楼外却是类似公园的景象。随处可见的安置着几排各不相同的座椅,或真或假的碧绿草地,虾子红的一蓬一蓬的鲜花,通向远处的草地里的小路和公园一般无二。夜里的灯光是要黯淡一些了,不再是常见的端庄又富泰的正黄色,3楼的风景也格外的安静了。只不过,在那看似幽静的,好像无人的另一世界的通道口的游泳馆入口里,或许还是人声鼎沸,水上水下清晰模糊不分地传上来。

地毯酥松极了,踩着拖鞋走在上面简直软塌塌地要陷下去。地毯上是一簇一簇盛开的三角梅,浓烈却不失高调的粉红色。漫长的回廊上,地毯上的图案便连成了一片浪漫的华服的颜色,远看很像一朵半朵纤丽的玫瑰。深夜,回廊里没有什么人影,门前没有灯光的房间仿佛消失了,回廊的影子竟有一种阑珊残缺的迷离感。

雪白的毛茸茸的一次性拖鞋懒散地拖在回廊的地毯上,从8028到8021这一段流畅而漫长的路程并没有留下任何脚印。近了,到了。那是在亮光处。花好月圆的明亮倒也不尽然,因为两旁的房间都是空落落的静谧漆黑,这灯光反而刻画了一种明晃晃的孤独。灯光是不算灿烂的凝重的黄,纯净清冷得像是海上的月光,扑簌簌地投下来。远近的房间的门都是这样厚重而坚固,门把手是一种冰凉而锋利的银灰色,不知道是否每一间房子都住着人。即使已经人满为患,在这淹没一切的黑暗中,也是各自藏匿在各自的寂寞中吧。这样一想,回廊却又有了一种凄清的意味了。然而万分的自由。

你的衣角被楼角的风掀起来,你拿出房卡轻轻一刷,看见感应器上出现整齐的绿光。你推门进去,缓慢的——仿佛你在一个人的时候都喜欢缓慢的行动,好像很珍惜这样的自由。

偌大的房间里,扑面而来的是迎客的,冷漠却清爽的空气。其实从你这个角度扫视没有灯光的房间是很美的,每一件东西深邃幽凉的侧影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倨傲。你把沉重的门锁上后,有了莫名的解脱与喜悦,这间房子在这一夜至少只有你这一个客人,或者主人。就是富丽堂皇的5星级酒店,无论是房间还是餐厅都是赏心悦目的妥帖时尚。一张整理好的双人的大床,床上是三五个松软厚重的枕头,被子也是柔软舒适的铺在床上,没有一丝褶痕。雪白的。床的周围依然是酥松极了的地毯。洗手间更是宽阔华丽,水管里的水,匀速而清爽。所有的东西都是冰凉的温度,让你感到莫名的舒畅。是你喜欢的落地窗,大片大片透明微蓝的玻璃。酒店的房间有一个小阳台,可以观海。你并不打开阳台门,只是站在窗边默默看着窗外已经从傍晚的微蓝变为深蓝的海。

海,你并没有少见,但是你从未见过海上的月光。海面,类似冰晶的干净的深蓝色,海的边缘处,几艘微弱亮着灯火的渔船。青岛的海的颜色,似乎并不怎么清澈。你想起白昼时的景象,天空碧阴阴的,天边与海边分不清楚,但是颜色都很淡漠,不是青翠的蓝色,而是被雾包裹着像两块褪色了的布缝在一起,有一种晕湿的汗意。你想起白昼时售楼处宽阔的窗外,也是那种有点汗意的海的颜色。

天空蓝的很纯粹,深刻的,平坦的。月亮,从深蓝的天空升起来则愈发加重了这明晃晃的孤独。并不是诗句中清冷的玉白色,而是黯淡却成熟些的古铜黄色,也有些像鸭蛋黄的颜色。并不是正圆的满月,是稍稍残缺的凹月,就像一张圆脸瘦削些的模样。月光,自然在海上——那么淡淡的一瞥月色,像一个多情而陶醉的眼波。海面不能看见波澜,但是浪潮还是十分微小地翻动着。古铜黄色的月亮,在海上却是雪白而有些迷离的光,随着波浪飘动。水面上只是不多的几缕,荡悠悠的像是昨夜残存的梦境,又似用纱织成的裁剪过的白窗帘,那么轻透而皎洁,飘着向远方去。

这就是海上的月光了。海上的日落其实并不多见,或许只有在晴朗的天气才肯露个脸。天空漆黑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在这孤立的环境中,深沉的夜色可以淹没一切,同时让一切沉默在这份凝寂安详中。你想。

你是一个有着浪漫细胞的人,你总觉得赏月应该有一段制造气氛的音乐才会优雅又不突兀。你想到贝多芬的月光曲,不过你认为月光曲中天空的部分更多些,因为曲子除了孤独忧郁的底色之外还有着更多渺茫的神秘莫测。你又想起唐人张若虚写的:“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不过那是江水,这是海面;那是花好月圆的初春,这里已是开到荼蘼的夏末。

突然,你想起今天听过的一首歌《大鱼》。海浪无声将夜幕深深淹没,漫过天空尽头的角落。海浪真的可以漫过天空尽头吗?不过在夜中分不清天与海,海与天。歌词中还有“天空的海底”这样迷幻的短语,在夜色中,这两者也没有明显区分了。原本很是凄清的一首小调,在这里却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一毫,十分清爽。

你准备休息了。床头的两盏灯是可以调光线的,你调成了萤火虫般的微黄。床头柜上斜放着一本书,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酒红色油画的封面,像玫瑰。你又想起了书中的一句话: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也许世俗了些,但是格调与文笔都很美。

在你进入梦境前最后一个回忆就是,海上清冷的月光。海浪无声将夜幕深深淹没,漫过天空尽头的角落……

油画的封面,像玫瑰。你又想起了书中的一句话: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也许世俗了些,但是格调与文笔都很美。

在你进入梦境前最后一个回忆就是,海上清冷的月光。海浪无声将夜幕深深淹没,漫过天空尽头的角落……

你准备休息了。床头的两盏灯是可以调光线的,你调成了萤火虫般的微黄。床头柜上斜放着一本书,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酒红色油画的封面,像玫瑰。你又想起了书中的一句话: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也许世俗了些,但是格调与文笔都很美。

在你进入梦境前最后一个回忆就是,海上清冷的月光。海浪无声将夜幕深深淹没,漫过天空尽头的角落……

油画的封面,像玫瑰。你又想起了书中的一句话: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也许世俗了些,但是格调与文笔都很美。

在你进入梦境前最后一个回忆就是,海上清冷的月光。海浪无声将夜幕深深淹没,漫过天空尽头的角落……


内容标签: 青岛 旅游 游记
赏钱 赏财富 0 收藏 0

评论(评论也可以赚财富值哦)

等级: (白银)
53作品
12928财富
12粉丝
财富排行榜 打赏排行榜
排名 昵称 财富
1 怀旧船长 146145
2 冬野子 33287
3 皇莺 31290
4 红羽星瞳 20475
5 原创财富网 19783
6 泊静 14466
7 疏影问香 12928
8 初阳星语 12145
9 梦萦江南 10000
10 晓看百花重 9800
排名 昵称 打赏
帮助中心
注册需知 管理规定 财富兑换
作者
作者管理规定 注册条款 作品要求 签约作者
读者
注册条款 评论规定 转载声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