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 > 讲堂

彩云之南,一个盛产天才的地方

作者:三才青少 发布时间:2017/02/21 11:25 阅读量:770

文/顽石


三才青少2017昆明军事作文冬令营已圆满结束数天,我人虽已在几千里外的北京,心却还在那个放眼都是绿意、空气中总是弥漫着淡淡青草芳香的部队大院里。孩子们或叽叽喳喳的喧闹、或震破隔膜的口号声仍萦绕在耳畔。


十四天的时光仿佛于一眨眼间便悄然离去。


▲ 入营


回想刚入营时,孩子们睁着好奇的大眼睛,在家长亲人的陪同下,走进接待大堂。在签到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随后便与一步三回头不停叮嘱的亲人告别。那时的他们,眼里虽有不舍和对第一次独立生活的小恐惧,但终因答应过父母亲人要坚强,所以强忍泪水挥手告别。


到了晚上,陌生的环境带来的不安终于使他们开始思念父母,思念自己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小窝。泪水开始不受控制地涌出眼窝,楼道里充斥着轻轻的啜泣和生活老师温柔的安抚。直到夜里两三点,孩子们才含着眼泪让困意带入梦乡。


本次冬令营,是云南卫视著名主持人、金话筒奖获得者张齐博士联合知名作家、写作教学专家怀旧船长在昆明某部举办。55名孩子在12天的时间里,要训练作文、口才、军事以及自理能力。


▲ 拳术训练


作文训练课正式开始。第一节课开课便是限时作文摸底测试。题目是三年级同学在学校已经练习过多次的《妈妈的XXX》。就这么简单的题目,40分钟后收上作业翻了翻,说实话,能够让人眼前一亮记住写了点什么的文章几乎没有。近一半的同学只写了不到一页纸,算上标点符号也就200来个字。甚至还有几位同学只写了几行,不到一百个字。人物刻画笼统模糊没有特点,故事没情节,假、大、空的现象普遍存在……由于本期营员年龄普遍偏小,三四年级占一半以上,不会写字、拼音写错、语句不通、小动作多、难以集中精力、课堂纪律极差等问题层出不穷,但船长老师认为小孩子哪有不好动的?八九十来岁的娃娃谁有定性?既然来学习,就得用极强的耐心从点滴养成做起,老师必须负起正面引导学生、发掘他们潜能、训练他们遵守规则的责任。他从孩子们纯净清亮的眼神中确信:这是五十五块未经雕琢的天然宝玉。


看得出,孩子们对于能不能突破自己,写出好文章,内心是忐忑的。教室里的气氛有点沉闷。


当船长老师展开PPT,用生动幽默的故事将孩子们带入课件。空气中的沉闷和不安随即被前仰后合的哈哈大笑声驱散。开篇是关联思维训练,即把无关的材料通过思维迅速整合,使其变成有机联系的整体。孩子们被往届同学的奇思妙想彻底征服,第一次体会到:原来枯燥乏味的作文课可以这么生动有趣。学习作文的热情从此被点燃。


对于孩子来说,兴趣是学好一门学科最最关键的因素。有了兴趣便有了热情,学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


▲ 船长老师授课


写作技巧和方法被船长老师巧妙地融于一个个故事当中,通过浅显通俗的解构源源不断地输入孩子们的小脑袋。当然由于孩子们年龄差异较大,自身基础和吸收能力不同,也存在着较大的个体差异。有的孩子思维的打开如开了阀门的洪流般势不可挡,第三天便写出了极富才情、令人惊叹的妙句,进步明显;而有的孩子进步则要平稳得多,如涓涓细流点滴汇聚。


随着课程的一步步推进,孩子们的自信一点点增强。写出来的文章从刚开始的语言干枯铺天盖地不知所云,到有了具体形象的描写,文字变得有血有肉情真意切,字数也从刚开始的一两百字,到四五百字、六七百字甚至破千。每一次写作,当他们举起小手,大声说“老师,再给一张作文纸”的时候,那份自信、自豪是发自内心的。


十二天,二十四篇限时作文,一般为一万六到一万八千字,最多的同学写了二万三千八百字,单篇超过一千七百字。每一课的作文都是厚厚的一大摞。每名孩子在原有的基础上都有了大幅提升,有四十六名同学达到优秀以上,为历届之最!


我和船长老师每天都会在下课之后一篇篇地翻看孩子们的作文,认真仔细填补他们不会写的汉字,改正写错的字,勾画出他们写出的好词妙句,总结指出他们点滴的进步和不足。看完每天的作文,往往已是深夜一两点钟。习惯了北方带有暖气房子的我们,此时早已被冻得手脚麻木浑身冰凉。但每当看到孩子们写出富有才情创意的句子时,一身的疲惫困倦立即被欣慰冲散了。


十二天的训练课在充实忙碌中一晃而过,该是说再见的时候了。


▲ 船长和张齐老师给孩子们颁奖


颁奖晚会上,随着奖项的一个个揭晓,获奖的同学谦虚地对曾经给予他们指引的老师和帮助过他们的同学表示衷心的感谢,没有获奖的同学用热烈的掌声将发自内心的祝贺送出。当孩子们的获奖代表作品通过张齐老师团队富有魔力的声音演绎出来时,应邀出席晚会的家长都被震住了。他们不相信如此优美又不乏深度的文字竟然出自只有十来岁的孩子之手。直到看清那印有三才作文LOGO的专用稿纸上,船长老师批注错别字时留下的道道鲜红笔迹,再次发出阵阵惊叹:这的的确确是孩子们自己的作品,是没有进行任何删减润色、原汁原味的孩子们的作品。


▲ 家长和学生济济一堂


孩子们知道,这一次全方位的成长,有张齐老师母亲般的呵护直至累倒哑着嗓子苦口婆心的叮嘱,有船长老师严厉而不失温情的循循善诱如同严父般的倾情付出,有各位老师和教官不分日夜的教导与守护。这一切深留心间的情感,在2017年2月14日的夜晚集中爆发。


一阵接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掩不住悄悄溜走的时光即将带来的离愁别绪。孩子们的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溢满之后一颗接一颗无声地滑落脸庞。背后适时轻轻递过来的一方纸巾,再一次让他们感受到了这十几天来建立的那份默契与温情,情绪开始失控,无声的抽泣不受控制地变成了大放悲声。邻座的孩子互相拥抱在一起,彼此安慰着,伸出小手替对方拭去脸上一道道的泪痕。这样的场景,让我这个有点冷漠,不太容易被感动的成年人也跟着鼻腔酸涩。多么纯真的感情啊!或许我们都曾有过这样的真情,只是被生活的重压和人情的冷漠榨干了。


▲ 孩子们登台表演节目


晚会尚未结束,为了冲淡这凝重的悲伤情绪,张齐老师及时调整节目顺序。孩子们接到指令,暂时收起悲伤,含着泪用心地将他们准备的节目一一展示给现场的家长们。十几天的语言表达训练,就连平时最胆怯的孩子也能大方自如地站在台上,将诗词、故事朗诵得有声有色,慷慨激昂。那一举手一投足中带着的那份沉稳和自信,谁会相信,那是刚来营里时哭得最凶要找妈妈的孩子?


十二天的写作训练,美妙的文字已经从孩子们心里长出来。他们的巨变让我再一次确信,每一个孩子都是天才。云南这片彩云飘飞的神奇土地上,必定因为他们的冉冉升起而变得更加灿烂。


▲ 合影


冬令营优秀作文选登


父爱如山


张天成    三才青少昆明冬令营    初一宜昌市六中    40分钟    900字


略微有些生锈的脚手架像片片森林般立在一层层青绿色、沾了少许泥点的纱网前后,一片片木板和竹板被架在崭新锃亮的钢筋中。在这林立的灰白色大楼框架包围中,一座蓝顶白墙的钢板房立于一角。这就是父亲的工作和临时居住的工程板房。板房有着无数架着横竖钢筋的窗户,其中的一扇窗总在夜深人静时还亮着灯。灯下堆成小山样图纸前正画着线条的男人就是我的父亲。


父亲的性格有点逆来顺受,从不主动跟人争抢什么。但困难在他面前总能一一化险为夷。一副泛着蓝光的眼镜片上方,是一头鸡窝样的黑发。瓶底厚的镜片后面,一双大如铜铃的眼睛永远闪烁着坚毅如铁的光芒。在这灰尘漫天的工地上,父亲身上的衬衫总是泛出一股汗臭味,裤子也经常是汗渍斑斑。也许是常在工地走,哪能不沾泥的缘故,他的皮鞋根本擦不干净,每时每刻都沾满了泥点子。我的作文指导老师,知名作家怀旧船长曾说过,面相能看出人的一生。我父亲的眉毛总是挤在中间绞成一股,和他的性格一样,在我的记忆中他的确是逆来顺受的样子。


此刻,他正在灯光下画图。


那图纸极其复杂,直角线和直线都以不同的色彩在图纸上聚焦,还有一块块如方格般的大楼如排兵布阵般聚集。在他眼里,这些外行人看起来乱成麻团的线条不是什么坚不可摧的怪物。他总是不急不躁,不为所动,通常要观察很久才肯下笔,但每落下一笔都会切中要害。这时,父亲手里的铅笔多了一些说不出的变化,似乎变得有一些气质了。都说工作中的男人是最帅的,我却不这么觉得。相反,一个只会将心扑在工作中不顾家庭的男人是冷漠的,甚至是可以被忽略的。


在一个静得能听到台灯轰鸣的夜晚,月亮拉起片片乌云作被,颗颗繁星作枕,安详地睡着了。台灯的昏黄色灯光照在《新观察》上,反射出的光刺得我有些烦躁,根本无法静下心来。我正在思考一道题,那题又出奇地难,无论在草稿纸上演算多少遍都找不出半点头绪。


这时,父亲走进来,默默地拿我的作业看了看,捡起一根铅笔,在一条条错综复杂的线条中准确地找出一道线条,沿着线条作了一段虚线。在那一瞬间,所有锁住思维的链条像被打开的连环套全部被解开,所有不通的关联全部关联上。在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父亲仍然需要我仰视,他的形象是如此的高大不容忽视。我以前对他的怨言立刻得到了释怀。平时因见不到父亲而产生的不满全部烟消云散。


我的父亲,他给我的爱是细默无声的,总是在我需要的时候如山一样挺立在我面前。没有比父爱更高的山!


追随


李宝申    三才青少昆明冬令营    初一德宏州民族初级中学     40分钟    900字


风,穿破了万家窗,与雪在天地间共舞出一支支恐怖的芭蕾舞。天空中的那轮明月也被厚重恐怖的黑云遮盖住。在这个不见繁星的黑夜,万户的灯火无论多么明亮,也无法驱散世间无尽的黑暗……


风雪更紧了,巴掌大的雪花将世间万物淹没。白茫茫的雪地上,被踩出一条弯曲而又布满死亡气息的道路,一个人影在这条路上蹒跚前行。没过膝盖的大雪仿佛要将一切都吞没……可他,脚上的布鞋和身上的灰色裤褂已被风雪湿透,拄着一根高过头顶的木棒,一步一步地走在这条山路上,身后的脚印深得可以望见山中的原貌。但大雪不一会儿又将这些脚印淹没。什么人?什么人要在这样风雪肆虐的天气登山?他是慧可,一位渴望真理的和尚,他是一位追求光明的达人。寂静的山路上,慧可心脏的跳动声回荡在山谷里,喘息声与雪花落地的声响交织在一起,在风中奏出了一首清冷的交响乐。


慧可一直在寻求知识,追随真理。这次,他要拜达摩祖师为师,拜那无穷的真理为师。


雪,把慧可的肩膀盖满,把他的手冻得瑟瑟发抖。他的腿已没有了知觉,只是机械地在雪中抬起又放下,驱使着这副只剩心脏在跳动的身体往前走……


前方那个古老山洞里,散发着无限智慧的达摩正盘坐在洞内,闭眼深思。那洞外积雪不断堆积,压断树枝发出的声响仿佛与他无关。这宁静却被一阵急速的呼吸声打破了。慧可走到了洞口外,他颤抖着雪一样苍白的嘴唇,发出一声蚊子大的声响:祖……祖师,我想……拜您为师。披着袈裟的达摩不动声色,给出的答复只是一句比洞外风雪交杂声还要冷漠的语句:你的诚意不够,施主请回吧。慧可咬了咬牙,扑通一下跪倒在了雪地上,任由风雪打在他的身上。

雪越下越大,风越刮越猛,慧可跪在雪地上整整三天三夜。此时的他已成了一个雪人,此时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团雪意味着什么。达摩看了一眼慧可,心有所动:若你真想拜我为师,就让那雪变成红色吧。慧可想了许久,用冻得发紫的双手从腰上抽出戒刀,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左臂砍了下来。鲜血溢出了伤口,殷红的血染红了雪,耀眼刺目。达摩的心动了,站起身,将慧可纳入自己膝前。

慧可与达摩学习真理与智慧,最终成为一代禅师。被后世尊称为禅宗二祖,成为世人膜拜真理的典型。

寒风再次吹向大地,那山洞中却多了一位坐禅的宗师。


夜醉异龙湖


张鹤骞    三才青少昆明冬令营    八年级 云南师大附属俊发城中学    40分钟    800字


一袭瑟瑟的秋风拂过湖面,惊扰了水中羞涩的暮日。它拉一片白云捂住脸,不一会儿便悄无声息地缩进了湖底,遍寻不着。接着,清亮的残月携一缕清风舞上了天际,它撒下一片银沙,照亮了夜中异龙湖的芳容。


湖上没有丝毫细微的风,淡淡的花香味,青草味,湿润的清水夹杂着一点儿鱼腥味在这静谧的世界中慢慢酝酿。无风的湖面是一片未经打磨的镜子,梦境般倒映出岸边垂柳婀娜的身姿。

我寻一叶独木的小舟,撑一支斑驳老朽的长篙向湖心漫溯而去。那四面氤氲的香气是这片夜湖上的好客的主人。它们把我团团围住,为我盛来一盏盏甘纯馥郁的美酒,把我灌醉。呀,我是否误入了仙子游乐的天上玉池?一时间,那轻泛着细小微波的湖面陡然成了一张斑斓奇幻的地毯,在我迷离惊叹的眼帘下,被湖尽头那矗立着的仙女轻轻地挽着,缓步前行。脚底细绸般的云霞飘飞着铺上了广袤的天空。我心中大喜,尽情吮吸着溢满鼻腔的醉人芳香,似一滴滴甘凉的清露流入心间。我望着头顶上的巨湖,两眼放着光芒,一个声音对我说:划上去,划上去,那里是美丽的天堂。我的手不由自主地撑动长篙,当它再一次触及湖面的那一刻,立即泛出道道波浪,波浪拍着我那沉醉的梦,唰的一声把梦中的我拉回了凉爽的湖上。


从梦中惊醒的我痴痴地望着那水天相接的地方,一个声音又起:秋水共长天一色。


撑着撑着,我停下撑篙的双手,把它轻放入小舟之中。船渐渐地停了下来。波浪向岸边抚去,不一会儿成为一条细小的白线,从我眼中散去。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残缺的月儿往平静的湖面投去一圈水银般晶亮的光晕。一尾晚睡的调皮小鱼游到光晕下吐了一个滚圆的小泡,那雪亮的光便向四周荡漾开来。


月已漫步走上天际的中心。一条条银丝从天上倾洒下来,沉入水底。原本深得可以乘载小船的湖变得只能没过我的大腿。天上的星星是湖中的蜡烛,在烛火不停的跳动中我躺在小舟之中,与鱼儿齐眠。


闲时风光独自游。在夜晚的异龙湖上是不实际的。这一晚,并不是我一个人欣赏,更有星月鱼水相伴而眠。


雪国


殷浩峰    三才青少昆明冬令营     云大附中 初一    40分钟    900字


北风凛冽,寒风呼啸。雪山巍峨挺立在风中。如一道道大地的褶痕一般,被长长的黑色列车轨道切为两段。刀刃般的雪花飞速流向列车,却丝毫没留下任何的擦伤。车轮碾压铁轨的咔咔声清脆急促,一排排雪峰扑面而来,仿佛这里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世界。


笔尖渐渐离开纸面,在纸上留下了一行行隽秀的字迹。坂上由子静静地坐在列车靠窗的位置上,望着窗外白得刺眼的雪世界,忽而陷入瞑想,忽而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抓起笔在纸上猛写几行。她轻抿一口咖啡,一阵醉香从口中流入肠胃,在腹中泛起几缕温暖的感觉。她的笔尖停在淡黄的纸片上,落下几行字:穿过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温暖似水的海风从北边吹进这里,沿着长长的街道,吹进了城里,而长满青苔的石板上,凝聚着一粒粒露珠,在小巷的影子下,宛如星光点点。板上由子抱着笔记本,走在不浅不深的巷子里,没走多久,便到了街面上。两侧的林立的店铺牌坊上浅浅积着一层雪,从整体上看来,就像是谁在洁白的画纸上寥寥画了居酒屋的一部分。再向前走,街道的尽头,樱花如簇,在一片片残雪下,朵朵红樱缓缓开放。这淡淡的红色,就像中国的朱砂遇水之后渐渐晕染。这樱树约有四五米高,棕黑色的表皮异常光滑,不似少女肌肤一般吹弹可破,也不如铜铁一般冰冷。细细一摸,一缕温暖如轻烟一般直灌手心。由子抬起头,看向远方。与这棵樱树相似的树成排地排在一起,约有十里之长,像一排樱色的凤凰在这里盘旋、游走。她渐渐有些倦了,下午温暖的光线带来了一丝丝困意。一旁,随后,温泉的大门也是默不作声地开了。坂上由子似乎看见,一阵蒸腾的水汽包围了自己,把樱雪带来的寒冷都拒之门外。她想都没想,一步跨进了大门。


一声声清脆的木屐声从温泉的廊道上传出,由子穿上洁白的浴衣,快步走向汤池。想象一下,一池热气腾腾的温泉,上方樱花朵朵。池旁的碧草上放了几碗茶,清苦的气息阵阵传来。头顶上,黄昏之色无声地弥漫,廊道上的纸灯泛出一道淡黄的光晕。坂上由子站在浴池热水中,慢慢地蹲下身子泡进去。细腻的温泉水划过凝脂般的肌肤,片刻间,汤池便将她拥入怀中。池壁喷涌的水柱抚慰着由子的身体,她闭上眼睛尽情地享受这来自心灵的安抚,无论如何也不想起来了。汤池边上,飘下来一团团柳絮般的雪,天上的云在黄昏的映照下,如舞女一般在天上神社唱起了轻柔如水的歌谣。墙外,人声沸腾,长龙般的灯火照了进来。一会儿,人声热闹起来,阵阵丝语声细细地传来,灯火辉煌,彻夜不休。想必墙外,也定是一片惬意和热闹吧。


母爱如海


张馨容    三才青少昆明冬令营    四年级云南澄江凤山小学    42分钟    800字


病房里突然传来了几声婴儿清脆的啼哭,这哭声打破了医院的宁静。病房外,焦急等待着与我相见的亲人们顿时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从那一刻起,我和亲人们幸福的生活开始了。


岁月从指尖悄悄地溜走,不知不觉间父母养育我已经十个年头。其中,最辛苦的就是我的妈妈了。妈妈的眉毛浓而弯,像一座黑色的桥梁。他的眼睛有蚕豆那么大,高高的鼻梁仿佛是珠穆朗玛峰。嘴唇粉红粉红的,完好地包住了洁白的牙齿。妈妈今年三十七岁了,高高的个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垂在肩上,随风飞舞。


妈妈对我的管教,总是火爆中透着疼爱。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太阳高高地挂在湛蓝的天空中,散发着热气。云朵们好像是热怕了,远远地避开太阳,躲到山那边去了。伴随着小鸟愉快的歌声,我笔直地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脸上毫无表情。看着桌上仍旧堆成小山的作业,我突然想,如果我能快点写,把作业做完不就可以到外面去玩耍了嘛。这样的念头一出,我的手下立刻加快了速度,在作业本上飞快地写着。作业本上顿时出现了许多错误,字也不是那么的清秀了。正在这时,妈妈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我一转头,整个身体都被吓得直哆嗦。妈妈把她的眼睛鼓得溜圆,严厉的眼神像要喷出火来。她抓起作业本盯着看了几秒。然后就狠狠地打了我一顿,那些做得不好的作业被妈妈几下子撕碎了。我一边哇哇大哭,一边抹着眼泪鼻涕硬是把所有作业重新做完。直到晚上,我身上被妈妈打过的地方依旧在疼,疼得忍不住直哼哼。妈妈轻轻地走到我身边,把我揽进她温暖的怀中,眼里噙着泪水,嘴里不停的说着对不起......


妈妈流着泪替我轻轻搓揉着身上那些淤青部位,一边流着泪说:宝贝,妈妈不该打你,但总是控制不住情绪。你知道吗?每次妈妈的巴掌落在你的身上,可疼在妈妈心上啊!妈妈只希望你能成为有用之才。


我知道,妈妈是爱我的,打我是恨铁不成钢。被妈妈拥着,享受着妈妈轻柔的爱抚,我身上的疼痛仿佛一下子减轻了。这一刻,我真正明白了一个词语的意思,它就是“母爱如海”。


母爱这片海是多么的深,世界上恐怕没有比母爱更深的大海了。


三才青少,为华语青少提供有价值的成长服务

三才作文,让美妙的文字从孩子们心里长出来

三才读书习文群(QQ群):343141101

赏钱 赏财富 4 收藏 0

评论(评论也可以赚财富值哦)

等级: (紫铜)
19作品
4463财富
3粉丝
财富排行榜 打赏排行榜
排名 昵称 财富
1 怀旧船长 144915
2 冬野子 32227
3 皇莺 31180
4 红羽星瞳 20475
5 原创财富网 19853
6 泊静 14436
7 疏影问香 12908
8 梦萦江南 10000
9 晓看百花重 9800
10 古凤 5330
排名 昵称 打赏
帮助中心
注册需知 管理规定 财富兑换
作者
作者管理规定 注册条款 作品要求 签约作者
读者
注册条款 评论规定 转载声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