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微博详细

理发

对着镜子,看镜子里的我,可能光线不好,脸色有些暗,没有水分。脸上虽然还没有皱纹,但已经掩饰不住略微的衰老,头发,一丛一丛的泛白,像是一堆角落里等待火烧的干草。我有些看不下去,用手凌乱的扫过头顶,是想揪去它们,可无济于事。 它们就像狂草,野蛮地生长,不顾你的需要,只有不停地斩断他们的欲望。 以前,我和别人一样,都去理发店。后来觉得他们的水平真的就像拿你作为试验品一样,实在是伤不起。剪一次,会变傻很长一段时间,我的脸让这些理发师丢的差不多了。信谁不如信自己,干脆自己来试试。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给自己理发了,宁妈帮我。宁妈拿起从网上买来的推子,摊开护身的围裙,命令我脱去上衣,变成榜爷。穿戴好后,一切准备停当,拿起推子,调整好刀头上的尺寸。打开电源,电推伴随着震动,发出微微的嗡嗡声。她就像是一个地道的理发师,拿着推子围着我左右旋转。命令我抬头、低头、往左歪、再回来。我坐在马桶上,梗着脖子,低着头,身体前倾着,像是钻入一片幽香的花丛,脸默默的贴向她的身体,感觉着她起伏的气息。 一只手轻轻按在我的头上,慢慢划过,仿佛一缕柔情的流水。 电推在她手中欢快地撕咬着,先下手的地方一定是鬓角。这是我的眼睛能看到白发最刺眼的地方,不可忍耐,电推一遍一遍的从鬓角掠过。我让她用力的按压着,直到再也没有传来剪除的噪声。 很快,右手修好了右边,左手修好了左边,上面左右搭配。抬起头,透过镜子,眼前立刻多了光彩,杂草散落在地上,暴露出的头皮,犹如迷彩一般,巧妙的隐去了仅有的一点白色。小平头也干干净净,一丝不乱了。 我一头扎进洗脸池中。打开水龙头,热水畅快地冲刷着我的皮肤,温度进入我的身体,毛孔醒了过来。伸手擦去镜子上的雾气,脸红润了许多!

评论

帮助中心
注册需知 管理规定 财富兑换
作者
作者管理规定 注册条款 作品要求 签约作者
读者
注册条款 评论规定 转载声明
^返回顶部